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妈妈被大爷下了春药
妈妈被大爷下了春药
妈妈今天穿了蓝色的丝绸紧身连衣裙,将妈妈前凸后翘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下身依旧是黑色的透明水晶连裤袜,脚上穿着黑色的细高跟鞋,连衣裙上几朵深紫色的玫瑰花,更是显得妈妈分外的妖娆。看到妈妈这样,林主任又是马上竖起了小帐篷。

  车缓缓的行驶着,妈妈斜腿而坐。

  「小王啊,假期玩的怎么样」林主任呵呵笑道。

  「很好啊,林主任,跟我儿子逛了逛,」妈妈悦耳的笑道。

  「要是我陪你你会更开心,」林主任暗暗想到。

  「对了,小王,我朋友从国外给我带了点咖啡豆,特别醇香,我早晨给你弄了点咖啡,在杯子里,快尝尝,看看怎么样。」林主任说着指着副驾驶前边的保温杯。

  「是嘛,那多不好意思啊,林主任,」妈妈见有人对自己献殷勤,心中的虚荣心自然是小小的满足了一下。

  「没事没事,照顾一下下属是应该的吗,」林主任憨笑道。

  「哇,味道确实不错,相当醇啊,」妈妈边喝边赞美道。

  「等会更醇,小美人,」一会让我在床上再好好照顾照顾你,一会药力发作,老子就带你去宾馆,让我的肉棒好好喂饱你,林主任心中想到。

  一阵悦耳的音乐响起。

  「王老师啊,我是你楼下邻居啊,」电话传来急切的声音。

  「你好,王大爷,怎么了,」妈妈赶忙说到。

  「你家太阳能是不是放水没关阀门啊,水一直在楼道在的排水管留个不停。」「哎呀,对啊,早晨走的急,光放水,忘了关阀门了,」现在亮亮肯定也上学去了,王越心理急躁起来。

  「王大爷,我马上就回家,」妈妈赶忙说到。

  「林主任,麻烦您靠边停一下,家里有点事,我得回去,」妈妈急切的说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赶快上班吧,都要迟到了,顺便帮我请个假,」妈妈说到。

  林主任眼见到口的肥羊要溜走,心中十分着急。

  「就这吧,有个站牌,」妈妈急切的指着前边,林主任没办法,只能缓慢停车。林主任还没反应过来,妈妈拉开车门就走了。

  「妈的!到嘴的竟然跑了!看下次不干死你。」林主任骂道。

  妈妈叫了一辆出租车匆忙的往家里赶。在车上,妈妈就感到浑身有点燥热,但是因为心情急切所以也没有多想,很快到家了。王大爷正在门口等着,电梯门开的那一刻,看着两个脸蛋红扑的妈妈,王大爷的肉棒立马勃起状态。

  「哎呀王大爷,你也在这等着呢,真是谢谢您了。」「唉,王老师太客气了,邻居嘛,快开门看看。」妈妈在包里翻钥匙开门。

  王大爷在后边淫笑着吸着妈妈的体香,盯着妈妈被丝绸连衣裙裹着的翘臀,阳光透过楼道的窗户照耀在妈妈的黑丝腿上一闪一闪的。

  这时妈妈把门打开,大厅的地上流着水赶快往卫生间跑去,果然是没关阀门,出水口哗哗的流着水,卫生间地上全是水,下水道口受不了这么急的水流,水慢慢溢出,妈妈赶紧把阀门关死。

  「真是不小心,流了这么多的水,没关系,我来帮你打扫打扫,」王大爷站在卫生间门口说道。

  「不用了王大爷,今天真是谢谢您了,要不是您打电话,这谁不知道留到什么时候。」妈妈感激的说道。

  「没关系的,应该做的吗,正好听见了,这样吧,反正你自己也忙不过来,我就帮你拖拖地吧,反正没事做,」王大爷憨笑道。

  此时的王大爷看着妈妈的翘臀黑丝欲火焚身,怎么会放弃这么个好机会轻易走呢。

  「不用了真不用了,太麻烦了,我自己弄就好了,」妈妈赶忙说道。此时催情药的药效应经彻底发作,妈妈感到浑身燥热,口干舌燥,下身瘙痒,要不是王大爷在,妈妈早就去抓私处了。

  「不用,不用,」王大爷说着就去拿起拖把,走向大厅,生怕妈妈真把他赶出去。

  「唉,这可怎么办啊,」两脸蛋红扑的妈妈叹息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想要被插入一样,这是怎么了。妈妈只能无奈的也拿了个拖把还是拖地上的水,妈妈本想去换身衣服,但想到王大爷在这里,还是想快点拖完地,打发走王大爷再说。

  此时妈妈就和王大爷两人在客厅里俯着身拖着地板,王大爷两眼放光的盯着妈妈俯下身来一颤一颤的奶子,不禁用手摁了摁自己的下体,此时的妈妈也越来越感到身体发痒,尤其是小穴越来越痒,特别想要,直至到现在就然开始出现全身酥软的,感觉是不上力,但也没办法,只能祈祷王大爷赶快走。

  这时地板上有个黑点,拖把拖不掉妈妈于是俯下身去用毛巾擦。哇!这一刻王大爷的鼻血都要流了出来,妈妈一俯身,半个翘臀都露了出来,隔着黑色丝袜,王大爷清楚地看到妈妈穿的紫色蕾丝丁字裤。

  「骚娘们,穿这么性感的内裤,给情人看啊。」王大爷恶狠狠地心里骂道。

  这时王大爷想到看到妈妈在小区门口双腿留着白痕的那一幕。「妈的,反正跟别人偷情,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给谁干,不是干今天就让我这个老头子尝尝你什么味道。」

  想到这里,王大爷把拖把一甩,朝着妈妈冲了过去。王大爷一把抱住妈妈的小细腰,将自己的脸深入妈妈紧身连衣裙,用力的往里以一顶。

  「哎呀,你干嘛!」妈妈猝防不及一下失去平衡双手拄在地板上。王老头丝毫不理会妈妈,用力的将脸在妈妈的黑丝翘臀上乱蹭。

  「起开啊,你个流氓,快起开,」妈妈想要起身,但无奈由于春药的作用,浑身使不上力气,只能一手拄着地,一手转向后边像样推开王老头,但是根本够不着。妈妈挣扎的想要用双腿把王大爷踹开但根本是不上力气。

  王大爷双手用力的控制着妈妈胡乱扭动的蜂腰,伸出舌头用力的舔着妈妈的屁股,真香啊,我个老头子终于享受到梦寐以求的了,王大爷在触摸到妈妈的那一刻就陷入了疯狂的状态。春药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妈妈只能尽力的让自己不趴在地上。

  「起开啊,你个老色鬼,不要碰我啊。求你了,松开我啊,王大爷,不要啊,不要舔啦。」随着王大爷卖力的舔着妈妈的丝臀。王越感到浑身已经极度的瘙痒,下体开始湿润,想要被插入。

  「怎么会这样呢!」来不及给妈妈多想。王大爷伸出头,用力一推,将妈妈压在身下。妈妈的乳峰用力的压在地板上,惹得妈妈又是一声呻吟。

  「起开啊,王大爷,求你了,求你了,不要碰我。」看着身下的没人红润的脸蛋,诱惑的眼神。王大爷伸出舌头舔着妈妈的耳根。

  「啊啊啊」妈妈又是一声娇喘。

  王大爷也纳闷,本以为会多费些力气,没想到王越怎么突然陷入这种状态。

  管他呢,有的干就行。

  「王老师,是不是想要我好好插插你啊。」王大爷边添着妈妈的耳根边说道。

  「不要。不要啊……求你了……」妈妈嗯哼的说着。

  妈妈的求饶,更激起了王大爷的性欲。王大爷站起来,身上突然轻松,妈妈起身要逃,刚想站起来,又倒下了,浑身使不上力气。

  「妈的小骚货,都这样了还想逃,」说着一把抱起妈妈走向卧室,扔在床上。

  妈妈又半起身想逃,王大爷用力的压在了妈妈的身上。

  「美人,我来了。」

  「不要啊!」妈妈用力的摆动着头,不让王大爷亲到。王大爷一手用力摁住妈妈的头,吻在了妈妈的樱桃小嘴上。

  王大爷伸出舌头想要突破妈妈的牙关,但妈妈使出最后一点力气不让王大爷得逞,妈妈想要伸出双腿踹开王大爷,但根本使不上力气,王大爷撬不开妈妈的牙关,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放到妈妈的乳峰上揉捏了一下。

  「啊,啊,」妈妈一声娇喘,张开了小嘴,王大爷的大舌头趁势就伸进了妈妈的小嘴,妈妈躲闪不及,只能与王大爷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王大爷大舌头用力的在妈妈嘴里搅拌着,想要吸光妈妈的口水,这在王大爷眼里看来就是琼浆玉液啊。

  现在对王越来说也是煎熬,浑身火热的不行,全身瘙痒的按捺不住,王大爷的突然袭击,让妈妈感到既愤怒又有一丝宽慰,腹部感受着王大爷隔着裤子勃起的肉棒,伴随着王大爷不停的吸允着妈妈的小嘴,妈妈的欲火已经压过了理智,妈妈的小舌头也配合着王大爷缠绕着,还时不时发出呻吟声。

  妈妈的呻吟,更加激起了王大爷的兽欲,「真是个骚婆娘,才这一会就接受了,那就好好让你尝尝我老王的厉害。」王大爷心中暗骂,双手边用力的在妈妈的黑丝大腿上婆娑,妈妈忘情的用舌头拍打着王大爷的厚嘴唇,回应着王大爷攻击。

  这时候,王大爷突然抬起头来,停止了对妈妈小嘴的攻击,此时的妈妈已经彻底被迷药所击倒,眼神迷离的躺在床上,把小手指放在嘴唇上,两腮红扑扑的。

  看到妈妈的表情,「爽不爽啊,王老师,看来你还真是欲求不满,平常一副清高,没想到才让我老王亲亲小嘴就陶醉成这样,别急,我很快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我这还有更厉害的,」王大爷淫笑到。

  边迅速的脱光了全身,王大爷这时候坐在床边,将妈妈的两条穿着黑丝袜的玉腿搂在怀里,低下头深深一闻,脸上露出无限的满足,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啊。

  每天见你晃来晃去,今天我终于要得到了,王大爷抬起妈妈的右腿,将妈妈的玉足捧在手里,放在鼻尖用力的闻着,然后伸出舌头,板着妈妈的脚趾吸吮起来,用舌头用力的舔着妈妈的脚底。

  妈妈受到王大爷的攻击,不禁小腿一个颤抖,呻吟了几声,想要收回小腿,但被王大爷死死的抓住。

  「竟然舔我的脚,这群臭男人怎么都这样,太恶心了,不过她舔的好舒服啊,丈夫从来没这样过,啊……啊,」妈妈迷茫的想着。

  这时候妈妈的玉足已经浸满王大爷的唾液,王大爷松开双手徐将妈妈的玉腿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盯着妈妈张开双腿若隐若现的群底,王大爷的眼睛透着欲火,伏下身向妈妈的群底冲去,王大爷双手摁住妈妈的裙摆,往上用力一推,妈妈只感觉下身一丝凉气,下身彻底的暴露在王大爷面前,此时妈妈的私处已经泛滥出大量的淫水,内裤丝袜都已经被浸透。

  王大爷将鼻尖贴在妈妈隔着丝袜和丁字裤的私处用力的一闻,「真骚啊,你个小美人,」王大爷满脸满足的感叹到。

  说着王大爷伸出舌头对着妈妈的私处用力的舔起来,妈妈此时此刻只能扭动着腰身,通过下体传来的快感,缓慢的呻吟着,来缓解全身的燥热与瘙痒。舔了一会,王大爷将自己的肉棒放在放在妈妈隔着丝袜的私处用力的摩擦起来,边双手托起妈妈的上身,将妈妈连衣裙彻底脱下,王大爷看着胯下只穿着内衣和丝袜的妈妈,心里极大的满足感。

  「妈的,平常高高在上,现在还不是在我胯下。」王大爷淫笑道。

  妈妈呻吟着用力的去感受着私处王大爷隔着丁字裤与丝袜的尺寸。「快插啊,好像要啊,」妈妈的此时的思想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王大爷用力扯下妈妈的黑色蕾丝乳罩,两个大乳峰暴露在空气中。

  王大爷用力的双手摁在妈妈乳峰上揉捏起来,「真软啊,真他妈舒服,」王大爷淫笑道,「爽不爽啊,我的小美人,」王大爷边揉捏着妈妈的充血的乳头边淫笑着问妈妈。

  「啊,啊,要,我要,」妈妈现在只想王大爷快点插入自己来缓解全身的瘙痒。

  「要,要什么啊?小骚货,。别急,马上就来,」王大爷继续双手边揉捏着妈妈的乳峰边用舌头挑逗着妈妈早已充血的乳头。

  「啊,不要啊,啊,」妈妈依旧小声的呻吟着。

  王大爷玩够了妈妈的乳峰,抬起身来。看着满脸通红,闭着双眼,小声呻吟着,浑身只剩下丁字裤和黑丝袜的妈妈。

  「王老师,最舒服的来了,」说着一下将手摁在丝袜的档处。

  妈妈听到王大爷说话,微微睁眼抬头看,王大爷两手用力一扯,撕开了妈妈的黑色连裤袜,早已淋湿的黑丝花边蕾丝丁字裤,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

  「哈哈,真风骚啊,穿这么性感的内裤,」说着王大爷探下头来,用力的对着隔着一根布条的妈妈的蜜穴深吸了一口。

  「啊,啊,」妈妈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惹得几声娇喘。

  「叫吧,叫吧,一会让你叫的更欢!王老师,」王大爷骑在妈妈的跨间。妈妈仿佛感觉到王大爷要干什么,本能的想要避开,但春药的威力已经将妈妈彻底击垮。

  「快来吧,快来吧,我受不了了,」妈妈心里想到。

  王大爷看着胯下的妈妈,挺着肉棒顶在了妈妈的蜜穴洞口,拨开妈妈的内裤,王大爷双手摁着妈妈的乳峰,用力一插!

  「啊,……!!!」随着妈妈大声的喊叫,王大爷的肉棒一下插入了三分之二,在妈妈的蜜穴里,王大爷感到十分的紧缩,一张一合的包裹着王大爷的肉棒。

  王大爷几十年没享受过这种极品,差点没射出来,所以一下子停止了前进,停下来适应妈妈的蜜穴的包裹,此时的王大爷感觉无数的小手给自己的肉棒抓来抓去,真他妈极品!!

  妈妈感觉到王大爷肉棒的插入,如释重负,终于缓解了一下全身的瘙痒,「好大啊,没想到这老头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勇猛,咦怎么停了,难道不行了,」妈妈心中一阵落寞。

  王大爷适应过妈妈的蜜穴,继续插入。「啊,啊,竟然还没有全插进来,好大啊,」妈妈不禁感叹着王大爷的尺寸,竟然都比自己丈夫的大,外面的世界真是精彩。

  妈妈此时已经没了什么羞耻之心,只想赶快享受激情的一刻。王大爷整跟肉棒直顶妈妈的花心,没入妈妈的蜜穴,「啊真爽啊,几十年没这感觉了,」王大爷同样销魂的感叹到,没想到我这老头子还能有机会享受到这种极品,真是上天的恩赐啊!

  边想着,王大爷卖力的抽插起来。

  「噗噗噗噗,」

  「啊,啊,啊,啊」,妈妈也在享受着王大爷肉棒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同样卖力的呻吟着。

  「噗噗噗,」看着胯下妈妈的表现,无疑更加刺激这王大爷的神经,更加卖力的抽插。

  「王老师,怎么样啊,想不想要,王老师,」王大爷淫笑着边用手用力的揉捏这妈妈的乳峰。

  「啊,不要啊,轻点,。啊,……啊,……痛,啊轻点,」妈妈被王大爷蹂躏的痛苦又兴奋呻吟着。

  「舒不舒服,啊王老师,快说,爽不爽,」王大爷边抽插这,边用手捏住妈妈的乳头,边慢慢用力,「噗噗噗,」

  「啊,啊,不要啊,疼啊轻点,」

  「说,爽不爽啊,快说,」王大爷加快抽插速度,也更加用力捏住妈妈的乳头。

  「爽,爽,快松开,求你了,啊,啊,疼,」妈妈痛苦的应答着王大爷。

  「哈哈,骚货,」王大爷淫笑着松开妈妈的乳头,双手摁着妈妈的双肩趴在妈妈身上,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用力啊,用力,」妈妈已经完全的配合这王大爷的抽插。

  「说我喜欢老头子的大鸡巴,说,」王大爷伏在妈妈的耳边说到。

  「混蛋,竟然让人家说这些羞辱人家,」妈妈心中想到,但妈妈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

  「啊,王大爷,用力啊,我喜欢你的鸡巴,用力啊,」看着平时好高贵的不可侵犯少妇在自己的胯下如此淫荡的说到,王大爷感到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妈妈也是没办法,自己完全被春药击垮沦陷了,林主任玩玩想不到自己费劲心思做的局竟然被一个老头子捡了便宜。

  「啊……」要射了,毕竟年纪大了,王大爷抽插了几百下后,终于撑不住了,猛的加快速度,抽插几下,妈妈感觉到一股热流喷向花心。

  「啊,啊,啊,」竟然射了,妈妈现在丝毫不关心王大爷射在了里边,因为妈妈还没有高潮,还没有泄身,正在兴奋劲,王大爷竟然射了。

  「唉,看来看来老了就是老了,」妈妈心中一阵落寞,感觉更加的浑身瘙痒。

  王大爷也看出来妈妈还没有高潮,心中不禁一丝愧疚,暗骂自己无能,其实也不算王大爷无能,只能算是妈妈今天吃了春药,性欲大增,实在是很难得到满足,王大爷先抽出疲软肉棒,然后只能抱着妈妈的黑丝美腿继续舔了起来。

  「等我恢复一下,再好好玩你,小美人,」

  这时王大爷通过敞开的门撇见了餐厅的酒柜,「妈的,对啊,」王大爷用力的一闻妈妈的小脚面。

  「等会我啊小美人,」妈妈还沉浸在性欲中。

  王大爷起身走到酒柜,挑了一瓶52度的五粮液,打开对嘴,咕噜咕噜喝了几口,然后走回卧室,王大爷继续趴在妈妈的身上吸吮妈妈的小穴。

  「嗯……嗯……」妈妈呻吟着。不一会,高度酒的酒劲上来了,王大爷满脸通红,地下的肉棒坚挺着充血,暴露这青筋。

  「王老师,我又来了,」说着王大爷一顶,插入了妈妈的蜜穴。

  「啊,啊,啊,」随着肉棒浸没妈妈的小穴中,妈妈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大声的呻吟。

  「啊,啊,……」随着王大爷的卖力的抽插,妈妈同样卖力的叫着。

  「好大啊,比刚才还大,真舒服,」妈妈心中暗暗想到。

  「用力啊,啊,嗯,啊,」

  「噗噗噗,喜不喜欢啊,王老师,」

  「喜欢,用力,啊,啊,用,啊力,」

  借着酒劲王大爷欲战欲猛。几百下后,妈妈感觉到子宫想要有大量的淫水涌出,妈妈知道自己要高潮了。

  「啊,啊……!」自己竟然被一个老头子搞到这样,妈妈虽然排斥,但此刻已经被彻底征服。

  「啊!!!!!!!!!」妈妈双手紧紧的抓住王大爷摁着妈妈乳峰地双臂,两条还套着丝袜的修长的美腿也崩的紧紧的,感觉到妈妈身体的变化,王大爷知道妈妈要高潮了,心中一阵激动,怒吼着更加快速的抽插。

  「噗噗噗,」

  「啊……」只见妈妈卖力的一叫,瞬间浑身绷紧,不在呻吟,王大爷感到妈妈的小穴里瞬间涌出大量淫水,他知道妈妈高潮了,王大爷感到极大的自豪,自己这个年纪能把胯下如狼似虎的小少妇搞到高潮,王大爷感到极大的满足。

  「这么快就高潮了,王老师,不要嘛,我还没来呢,」王大爷说着顶着肉棒在妈妈的小穴里继续抽插。

  「噗噗噗,」

  「嗯……嗯……」嗯妈妈无力的呻吟着。

  这个上午,王大爷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妈妈的蜜穴,妈妈也一次又一次的泄身,直到最后王大爷完成最后一次抽插,直接虚脱的瘫痪在妈妈身上,连疲软的肉棒都没力气拿出来。

  妈妈也虚脱的无力的呻吟,睡梦中妈妈感觉到无比的舒畅,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性爱,在春药的刺激下,这一次,妈妈的性欲被释放的淋漓尽致,妈妈无论是内心还是肉体都感到极大的满足感。

  就这样一个老头子光着身子,趴在一个只穿着破洞黑丝袜的性感少妇身上,妈妈的蜜穴还不断的流出淫水。

  7

  咚,咚,咚,客厅的石英钟敲过三下。卧室的床上,被王大爷压在身下的妈妈眉毛抖动了几下,妈妈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个重物压在自己的身上,刚才妈妈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被一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开冲击着自己的蜜穴,自己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突然,妈妈猛的睁开眼睛,因为妈妈感觉到自己的蜜穴里,有男人的肉棒在里边,此时的妈妈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浑身赤裸打着鼾的王大爷,再看看自己光着的身子,妈妈瞬间明白过来,原来那不是梦,那是真的,自己被这个死老头子给强暴了,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伸出手想要推开王大爷,无奈王大爷太重,妈妈也全身虚脱的没有完全恢复。

  「起开啊,老王,起开,」妈妈用手拍打着王大爷的后背。王大爷也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啊,王老师,」王大爷迷迷糊糊的应答到。

  「你个混蛋,你都对我干了些什么。」妈妈满脸愤怒的怒吼到,妈妈这一喊,王大爷也醒过神来,看着身下赤裸的妈妈,王大爷快速思索着该怎么收场。

  「这个,王,这个,王老师啊,你听我解释,」王大爷结结巴巴的说到。

  「还不快起来,」妈妈愤怒的一推王大爷,王大爷赶快起身,肉棒也随之从妈妈的小穴里出来,妈妈看着赤裸的自己,再看看同样赤裸的站在床下的王大爷高挺的肉棒,满脸通红的急忙想要找衣服,妈妈在床边抓起当时被王大爷粗鲁的褪下的连衣裙套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在收拾房间吗,自己怎么就被这老头子给强暴了,妈妈大脑快速的运转着,自己竟然跟一个老头子上了床,建军啊,我对不起你啊,建军,妈妈心里刀绞一般。

  此时妈妈和王大爷都穿好衣服,王大爷低着头站在穿边脑袋迅速思索着,色字当头王大爷还有胆量侵犯妈妈,何况当时妈妈还被下了强力春药,现在清醒过来,王大爷也感到十分的害怕,生怕妈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妈妈只记得自己回到家以后浑身的瘙痒,和王大爷一起打扫房间,此后的事情就都不记得。

  此时的卧室静默起开,妈妈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发生这样的事情完全不是他能处理得了的。「王老师」王大爷战战兢兢的喊到妈妈,妈妈从思绪中清醒过来,「老王,你个混蛋,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咬牙切齿的问到。

  王大爷看到妈妈这样问感到十分的奇怪,摆明了我把你给干了,看不出来吗,王大爷暗暗想到,不对,王大爷灵光一现,想到妈妈一系列的表现,对啊,王大爷这时反应过来,这个小骚货一定是被人给下药了,王大爷想到这里心中十分的激动,他想到了办法。

  「王老师,是这样的,本来都在打扫客厅,没多长时间你突然倒在地上,我上去扶你,你满脸通红的抱着我,非要和我……王老师,你知道到的,你这么性感漂亮,我一个老头子几十年没碰女人了,怎么可能把持的住……」妈妈听着王大爷说满脸通红的低着头,怎么会这样,不过他好像说的是真的,我当时确实……这是为什么呢,怎么突然当时身体有这么大的反应呢,王大爷看妈妈低着头小脸红扑扑的,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心中输了一口气。

  「老王,今天的事真是……求你千万不早说出去好不好」妈妈两眼祈求的看着王大爷。

  「好好,您放心王老师,我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了」王大爷心中暗暗切喜,妈的,白被我干了不说,还什么都不知道,真他妈天上掉馅饼。

  「你走吧,我想自己待会,」妈妈说到。

  「唉,王老师,今天的事情我也很抱歉,您千万别想不开」,「嗯,你走吧,」王大爷慌忙的逃离出去,妈妈自己浑身凌乱的呆呆的做在床上,自己怎么会这样呢,难道真的是自己性欲大发,善良的妈妈哪里想的到自己会被下药。建军啊,你不在,我竟然在家里这样,真是对不起你啊,妈妈心中想到,不过今天真是太舒服了,这辈子都没这么舒畅过,妈妈虽然对于自己和王大爷做爱感到十分的恶心和痛苦,但身上的感觉骗不了自己,自己现在浑身都感觉十分的舒服,心情虽然低落,倒也不至于痛苦万分,还是抓紧收拾一下吧。妈妈脱下浸满王大爷口水的丝袜和内裤扔在垃圾喽里,收拾了一下床铺就去洗澡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