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出租
娇妻出租


  十、回忆之五:把晓洁租给我,好吗?

  日子在平静中度过,除了蕾蕾,留在小镇上的这五位高中死党,都很努力生活着。

  尤其是达明和晓洁这对夫妻。

  达明接下父亲经营的铁工厂,干得有声有色。

  达明家的铁工厂是家小规模的铁工厂,是达明的父亲一手开创的,经营一些铁制品的买卖,最主要的项目是建材用的钢筋和铁条。

  达明负责工厂的业务,每天忙着进货、出货,跑业务,拜访客户。

  晓洁则成了他的贤内助,除了打理家里的家事、作三餐,同时还负责工厂的会计和出纳工作,帮忙接听电话,接待上门的客人。

  小夫妻俩每天都很忙碌,但也生活得很幸福。

  达明虽然很努力经营铁工厂,但还是出了问题。

  达明研判,这一阵子房地产很火热,到处都有建商在盖住宅出售,所以,钢筋价格将会大涨,因此,达明一口气预订了一大批钢筋,想要大赚一笔。

  没想到,政府鉴於房价过高,已经涨到离谱的程度,政府决定出手干预房市,突然宣布调高房屋税、禁建、限建等多项措施,吓得建商赶紧暂停兴建。

  这导致钢筋售量急速冻结,达明手上的钢筋无法脱手,一时没有现金收入,更糟的是,他购买钢筋时开出的支票却陆续到期,每天都有一大笔款项要支出。
  达明除了花光手上仅有的现金和存款,还必须到处调头寸,向亲朋好友借钱。
  达明为此忙得焦头烂耳,心力焦悴,但到最后却仍然差了一百万元,且这一百万元必须在明天存入银行,否则就要跳票,这一阵子的辛苦都算自费了,父亲交给他的这家铁工厂也必须关门大吉。

  在绝望之余,达明想到了进益。

  达明赶忙去见进益。

  听完达明的来意,进益一句话也没说,转身打开他身后的保险柜,拿出两叠钞票,一叠是一百万,另外一叠是五十万元。

  进益说:「这儿一共一百五十万元,你拿去吧。」

  达明感激地看着进益,说道:「大哥,谢谢你,这笔钱,我会尽快还你。」
  进益说:「这笔钱是我私人的,是我这一阵子该得的营业奖金和薪水,跟我家的公司无关,所以,你拿去用吧,除了付清一百万货款,剩下的五十万还可以让你暂时周转,你这时候应该很需要这样的周转金,才能度过眼前的难关。还有……这笔钱,你不必还我。」

  达明惊讶地看着进益。

  在达明疑惑的眼光注视下,进益突然脸红了,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这笔钱……就当作……就当作……租金吧……拜託你……拜託你……」

  达明惊讶地问:「大哥,你想租什么?」

  进益脸更红了,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终於鼓起勇气说:「达明……拜託你……拜託你……把晓洁租给我……好吗?……」

  达明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进益接着说:「拜託你……把晓洁租给我……我要租一个月……不……太长了……就租三个星期……不……就两个星期……两个星期就好……让晓洁在我这儿住两个星期……」

  达明的惊讶在这时变成愤怒,他把桌上那两叠钞票用力推回到进益面前,很生气地说道:「大哥,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乘人之危,晓洁是我妻子呀,更是你的小妹,你把她……我们……看成是什么人了,这笔钱,我不要了,还你!」
  说完,达明转身就走。

  进益慌了,赶忙拉住达明,急着说道:「对不起,达明,我错了,我不应该有这种下流想法,忘掉我刚才说的话,算我没说过。这笔钱,你还是赶快拿去吧,你明天就要存进银行的。」

  达明停住脚步,十分为难,的确,他很需要这笔钱来度过这一次的难关,进益是他最后的希望,如果不接受这笔钱,他真的不知道还能够向谁求救,尤其是时间已经如此急迫,明天就是他必须把一百万存进银行的最后期限了。

  进益很诚恳地说,「对不起,达明,请原谅我,自从蕾蕾离开后,我心情一直很不好,很寂寞,看到你和晓洁过得那么幸福,我真的很羨慕,很想拥有那样的生活,即使只是短短几天也好,而且,我……真的很喜欢晓洁。我很尊重你们……你和晓洁……我刚刚说的话,并没有恶意。」

  看到进益如此诚恳,达明只好回头,拿起桌上的钱,他想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呆呆站了一会儿,最后,他低着头,走出进益的办公室。

            XXXXXXXXXX

  回到铁工厂,一脸焦急的晓洁迎了上来,紧张地问道:「怎么样,借到钱了吗?进益大哥愿意帮忙吗?」

  达明面无表情地说,「进益大哥给了我一百五十万元,一百万元让我付清货款,剩下五十万元,让我可以维持周转,他还说,这笔钱,我不需要还他。」
  晓洁疑惑地问:「真的?那你为什么显得那么不开心?进益大哥……他还说了什么吗?」

  达明吞吞吐吐地回答:「他……他……他说……要我把这笔钱当作租金……他要租你两个星期……要你去和他生活两个星期……」

  听到这儿,晓洁的脸先是涨红了,接着,红潮慢慢消退,脸色变得惨白。
  达明接着说:「我把大哥骂了一顿……后来……他说……对不起……他说,他没有恶意,要我忘了他说过的话,要我把钱拿走,他说,他只是很羨慕我们,也想要过像我们这样的生活,即使只是很短暂的几天也好。他还说……他很喜欢你……」

  听到这儿,晓洁的脸色已经白得没有血色,像死人一般,身体还不住微微发抖,但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低下头,转身到厨房准备晚餐。

  晓洁和达明在沈默中吃完晚餐,晓洁收拾好碗盘后到浴室中洗澡,留下达明一个人坐在客厅中发呆。

  晓洁洗完澡后,直接回到卧室,并且关上房门。

  大约一个小时后,卧室房门再度打开,晓洁走了出来,一直走到达明面前。
  还在沈思中的达明抬起头,当他看到晓洁时,不禁吃了一惊。

  晓洁穿了一件小碎花图案的连身裙,脸色依旧苍白,手上提了一个小旅行袋,一幅要出门的样子。

  「晓洁,这么晚了,你要去那儿?」

  达明疑惑地问道。

  「我……我……我去进益那儿……就如他想要的……在他那儿住……两个星期……」

  晓洁低声说道。

  「什么!你疯了吗?进益大哥已经说过,他错了,他不要租你了,而且……而且……我会把这笔钱还他……只要我们把钱还了……我们并没有欠他什么。」
  晓洁幽幽说道:「我知道,我也希望将来能够把这笔钱还给进益大哥,但你想,那要多久之后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赚到这么一大笔钱来还他呢?在此之前,你不觉得我们欠了大哥很大一个人情吗?就让我去还他这个人情吧!」
  「不行!不可以去!难道我为了这笔钱就要出租我的老婆?我会把钱还给大哥的,我会还的……很快就还……」

  达明一开始很生气,话说得很大声,但他一面说一面回想到这一阵子为了借钱到处碰壁的悲惨情形,甚至是一些很有钱的亲戚朋友一听到他要借钱,马上拉下脸来,更别说借到钱了,只有进益大哥一话不说就拿出一大笔钱来借他,虽然他一度提出要租晓洁的要求,但后来也放弃了,可见他是真的诚心要帮助他,但这个人情也太大了,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才还得起。

  因此,达明说着、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后来甚至说不下去了。

  晓洁的话很有道理呀,他心里忍不住这么想。

  晓洁这时很平静地说道:「这一阵子以来,都是你在支撑这个家,十分辛苦,但我却不能帮上什么忙,让我一直感到很惭愧,现在,我总算可以出一点力了……即使是用这种不太光彩的方式……但至少可以让你安心去拼事业……」

  停顿一下,晓洁继续说道:「还好,只要两个星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刚刚打过电话给小莉,在这段期间,我请她有空就过来工厂帮忙,她答应了,所以,你不必太担心……我……我走了。」

  说完,晓洁提着小旅行袋走了出去。

           xxxxxxxxxxxx

  晚上,进益在家中喝着闷酒。

  想想,心里还真懊悔,本来差点就可以实现和晓洁温存的美梦了,但白天鼓足勇气提出租晓洁的想法后,看到达明的反应,进益就觉得自己很肮髒,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毕竟,达明和晓洁都是他的小弟和小妹,尤其晓洁都已经是达明的妻子了,他怎么还可以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他马上打消这个想法。

  但是,他一直忘不了晓洁,尤其是那天晚上,他偷偷看到了全身赤裸的晓洁坐在达明身上上下耸动,在暗暗的卧室灯光下,那时的晓洁浑身散发出粉红光辉,像一尊女神雕像,坚挺美丽的双乳上下挺动,细细的腰身微微扭动,呈现出美妙无比的曲线,再往下看,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面是乌黑的三角地带,每一次,晓洁往下坐时,那处三角地带就和达明浓密的阴毛连结在一起,形成很暖昧的一团漆黑,接着,晓洁扭动腰部,带动身体往上,那片漆黑分开了,露出一节粗粗的鸡巴和被这根鸡巴翻转出来的细嫩、粉红的晓洁的小穴穴肉……

  叮!噹!叮!噹!几声电铃声打断了进益有如春梦般的遐想。

  这么晚了,还有谁上门?进益有点生气地站起来,打开大门。

  让他大吃一惊的是,门外站的竟然是晓洁。

  没有跟进益打招呼,晓洁提着小旅行袋直接走了进来,坐在客厅沙发上,头低低的,一句话也没说。

  进益心虚地问道:「晓洁,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晓洁抬起头,脸红红的,看着进益,幽幽说道:「进益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你怎么可以向达明说出那样的话?」

  说着说着,晓洁眼眶一红,眼泪夺眶而出,她再度低下头,轻声哭了起来。
  进益慌了,结结巴巴说道:「对不起,晓洁,我错了,我不该有那样的想法……但是……但是……我已经向达明道歉了,也收回我的提议了。」

  晓洁没有回答,仍然哭个不停。

  进益更慌了,他赶忙坐到晓洁身边,伸手搂住晓洁的肩膀,安慰道:「晓洁,对不起,不要哭,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现在就送你回家去吧。」

  说到这儿,进益想把晓洁扶起来,但晓洁却突然转过身,把头埋在进益胸前,只听到她用低得快听不到的声音说道:「进益大哥……大傻瓜的进益大哥……人家……人家都来了……人家都已经被出租给你了……怎么还好意思回去……」
  听到这儿,进益欣喜若狂,他伸手扶着晓洁的下巴,轻轻地把晓洁的脸抬起来。

  晓洁就这样仰着头,她闭着两眼,眼角和脸颊上还有泪痕,满脸红朴朴的,红唇微否张,十分惹人怜爱……也很诱惑人。

  进益低下头,心疼地吻掉晓洁眼角和脸颊的泪痕,接着,轻轻地吻上晓洁的双唇。

  晓洁发出「嘤」地一声低吟,身体微微一颤,主动张开双臂,搂着进益的颈部,同时张开樱唇,迎接进益前来探索的舌头。

  两人的舌头很快交缠在一起,这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亲蜜接触,虽然只是单纯的口沫相濡,但这很快打开了他们之间的情欲闸门,强烈的情欲如潮水般涌现。
  两人忘情地吻着,越吻越激烈。

  进益一面吻着晓洁,一面动手脱掉晓洁的连身裙,解开乳罩,拉下晓洁的三角裤,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自己的衣裤。

  很快的,两具赤裸的躯体出现了。

  晓洁是一具雪白无暇的爱神维纳斯雕像,小巧挺拔的美乳,S型的玲珑曲线,修长的秀腿交叉,隐隐露出下面细緻、被柔细黑色阴毛覆盖的迷人三角。

  进益则是一具高大俊秀的宙斯天神,露出结实的胸膛和小腹,底下一根巨大的鸡巴昂然挺立。

  进益抱着晓洁站了起来,两人紧紧抱着,上面热情地亲吻着,下面则是进益的鸡巴抵住晓洁的三角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