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诗灵不耐烦地催促着林春山:「肥妈,你快点抄,我还要回家呢。」「还有一点就好了,你急什么,你家和学校就隔一条马路。」林春山扶了扶眼镜抬头对李诗灵说道。-
-
  终于林春山把作业抄好了,交给李诗灵。李诗灵拿着作业本往书包里面放,突然腋下伸出了一双肥肥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乳房。李诗灵扭动着身子说:
--
  「肥妈,你快放开,不然我要生气了。」可是林春山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臭烘烘的嘴巴贴着李诗灵的耳朵说:「你的奶子那么多人摸过,我们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不让我过过瘾。」李诗灵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骚,长得漂亮而且还是英语课代表,追求者很多,但只要是长得帅的男生都可以随便摸她的乳房,但是林春山长得肥胖显然没有这个福分,但是两个人关系很好,李诗灵叫林春山「肥妈」,林春山叫李诗灵「鼻涕」。李诗灵挣扎着转过身来,心想今天就满足他好了,对林春山说:「你先松开,我让你摸还不行吗。」「好好好,这样才对嘛,鼻涕。」林春山喜出望外地说道。-
 
-  李诗灵坐在课桌上对林春山说:「快点啊,我还要回家呢。」林春山肥壮的大手迫不及待地按在了李诗灵的胸脯上,隔着衣服开始揉捏。林春山只觉得手中的两个乳房温暖柔软,衣服里面两个乳头渐渐地硬了起来。此时的李诗灵双手撑在桌子上,满面娇红,半眯着眼睛,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林春山突然感觉到李诗灵没有穿内衣,一只手从李诗灵衣服的下摆伸进去,直接摸到了李诗灵柔软滑腻的乳房。林春山心里暗暗骂着:这个骚货真的没有穿胸罩。李诗灵突然感觉到林春山的手直接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又镇定下来。
-
-  「鼻涕,你的胸罩呢。没想到你这么开放,现在都不穿内衣了。」「胸罩中午被杨超抢走了」
--
  「我知道了,你中午又偷偷的给她摸奶了吧,给那个小白脸摸,都不给我摸,亏我们关系这么好。」说着林春山加大了手中的力度,李诗灵禁不止哼出了声音。-
-
  林春山把手从李诗灵的衣服里抽出来,扶着李诗灵的肩膀慢慢把李诗灵横放在课桌上,李诗灵顺从地躺在了课桌上,一双充满风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林春山,似乎对要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期盼。林春山在李诗灵的配合下脱得了李诗灵的上衣,由于李诗灵没有穿胸罩,光洁白皙的上半身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林春山的面前。-
 
-  林春山看着李诗灵美丽的胴体,总觉得艳福来得太突然,女人的身体她只看到过妈妈的,其他都是从岛国片里看到,自己虽然对李诗灵又非分之想,但碍于两人的友谊不好说出口,没想到现在自己的愿望竟然实现了,林春山决定今天要把李诗灵操了。
--
  李诗灵的两个雪白坚挺的乳房就像小山丘一样在胸膛上起起伏伏,鲜红的乳头就像两颗樱桃让人看着就想吞下去。雪白的肚皮上没有一丝赘肉,光滑平整,这是林春山看到的最美丽的女人身体了。林春山一只手搭在李诗灵的一个乳房上,嘴巴直奔另一只乳房的乳头。林春山时而用嘴唇用力地吮吸直李诗灵的乳头,时而用牙齿轻轻地撕咬,把敏感的李诗灵弄得哼声连连。李诗灵的另一个乳房在林春山用来自慰的手里被捏成各种形状。林春山时而用力揉捏,时而轻轻抚摸,李诗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前摸过她乳房的男生从来没有让她这样舒服过。
--
  这一刻,李诗灵的乳房只属于林春山这个人,谁能想到大家眼里的班花,英语课代表竟然让一个恶心的胖男孩在蹂躏乳房。
--
  林春山把李诗灵的两个乳房轮流吮吸揉捏,鼻子贪婪地吸收着李诗灵摄人心魂的体香,足足有十几分钟,然后把那张肥胖恶心,贴着李诗灵乳房的脸抬起来,一脸淫笑地对李诗灵说:「鼻涕,你的奶子这么嫩,这么坚挺,要是你以前就让我玩就好了。」李诗灵此时让林春山玩弄乳房正是意乱情迷,柔声对林春山说:
--
  「你弄得我好舒服,以后我的奶子每天都让你玩。」林春山听完大为兴奋,以前他都是以友情的名义维持着和李诗灵的关系,帮他跑腿,鞍前马后帮了李诗灵不少忙,如今终于有了回报。-
 
-  林春山玩了李诗灵的乳房还不满足,臭烘烘的嘴巴对着李诗灵的香唇就亲了下去。林春山含住李诗灵的温软的嘴唇开始吮吸,不久又把沾满唾液的舌头伸进了李诗灵的嘴里,李诗灵迎合地含住林春山的舌头,一只手抓住林春山游走在她美丽胴体上的肥爪狠狠的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支使着林春山的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林春山没有想到的是,平时眼里都是帅哥的李诗灵,此刻竟然任他玩弄,竟然破天荒地和满嘴恶臭的他接吻。-
 
-  林春山直起身子,伸手解开了李诗灵裤子上的皮带,慢慢脱去了李诗灵的牛仔裤,而李诗灵此刻正在用自己的双手揉捏自己布满红手印的乳房,双手各有一只手指频繁地拨弄挺立充血的乳头。李诗灵雪白的藕腿,绿色卡通内裤完整的出现在林春山面前,林春山正要除去护卫李诗灵身体的最后一道屏障,却发现李诗灵的内裤已经湿漉漉的,变成半透明的,黝黑的阴毛依稀可见。林春山迫不及待地退去了李诗灵的内裤,李诗灵现在真的是一丝不挂地展现在林春山面前。-
 
-  林春山紧接着把自己也脱了精光,原本一直被压制在内裤里的肉棒,此刻正昂首挺立,红润光泽的龟头时不时地分泌出一些粘液。林春山分开李诗灵的大腿,阴毛平整地分布在三角地带,粉嫩而又汁液泛滥的小穴毫无保留的对着林春山。-
-
  林春山把头埋在了李诗灵两腿之间,大力地吮吸着李诗灵的蜜液,全部吞咽了下去,两根粗壮的手指插进了李诗灵的小穴,拨弄着李诗灵的阴帝,李诗灵此时娇喘连连,两只手紧紧捏着乳房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快感。
-
-  林春山眼见时机成熟,端着粗大的肉棒,对着李诗灵的阴道口,慢慢地插了进去。李诗灵意识到有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因为兴奋还是紧张,「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一叫就刺激了林春山,林春山把肉棒抽出,又往前一送,这一下竟然遇到了阻力。林春山竟然没想到李诗灵还是处女,淫笑地对李诗灵说:
-
-  「没想到你只让人摸奶子,还没有被操过逼,第一次就给我吧。」说完开始猛烈地撞击那层处女膜,终于,李诗灵的阴道口流出了处子之血,林春山的龟头也感觉不到阻力。林春山加快了抽插速度,「啪啪啪」的淫靡之声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回荡,李诗灵因为初经人事已经开始含糊不清地喊着「用力啊,鼻涕」、「再深一点」、「好舒服啊」。林春山粗壮的龟头每一次都撞击在阴道的尽头,带给李诗灵前所未有的充实感,短暂的破处痛苦之后李诗灵迎来了久违的快乐。
--
  林春山的肉棒在李诗灵的阴道里不停地进出,两片粉嫩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卷进翻出,白色的分泌物不断地流出,原本安静祥和的桃花运此刻正受着狂风暴雨般的袭击。此时的李诗灵软嘘嘘地躺在课桌上,媚眼如丝,每承受一次抽插眉头都要皱紧一次,整个人看上去却是一副兴奋而又幸福的样子。-
 
-  林春山的肉棒被李诗灵温暖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每一次抽插都感受着李诗灵身体的柔软,甘美多汁。李诗灵的每一次颤栗都紧紧跟随着林春山凶猛的抽插。
--
  两只肥大的手又重新占据了李诗灵的乳房,樱桃般的乳头随着乳房被揉捏成各种情况而高低起伏。来自乳房和下体的快感传遍全身,李诗灵的理智早已不存在,活了18岁,只有这一刻才是最快乐的。李诗灵的阴道又紧又窄,林春山每一次抽插都极其费力,但是都极具快感。随着林春山渐渐加速,李诗灵「啊啊啊啊啊」叫个不停,宣泄着被人奸淫的快感与幸福。-
 
-  林春山狠狠地抽插了几百次,两个人一起到达了情欲的巅峰。粗大的肉棒在李诗灵体内喷射出了白色的浑浊液体,给李诗灵带来了性高潮。射完之后,林春山并没有拔出来,肥大的身躯趴在李诗灵赤裸的胴体上,享受着尽情喷涂的喜悦感。李诗灵被林春山压在身下,两个人的身体正零距离接触着,李诗灵双手紧紧地抱着林春山,和林春山激烈的舌吻,仿佛是在和自己深爱的情郎交欢。-
-
  两个人缠绵了几分钟之后,林春山突然站起身了,那个本来已经软下去的肉棒又恢复了刚才的雄姿。李诗灵被林春山拉起来站在了林春山身前,林春山轻轻说:「跪下来,吃我的鸡巴。」李诗灵一撇嘴说:「人家都被你把第一次要了,两个奶子也让你玩了,你还要干什么。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我吃不下。」林春山也不管李诗灵怎么说,强行把李诗灵按着跪了下来,托着李诗灵的下巴就把肉棒送进了李诗灵的嘴里。李诗灵含着林春山的鸡巴,不停地用舌头刺激着龟头,又在马眼舔来舔去,林春山的肉棒在李诗灵温软的嘴唇包裹下,变的越来越硬。林春山猛地抓住李诗灵的头,揪着李诗灵的秀发把肉棒顶到李诗灵的喉咙,剧烈地抽插了几十下,把李诗灵干得直翻白眼,差点吐了出来。在李诗灵性感的嘴唇的刺激下,林春山又一次达到了性爱巅峰,一股白色的液体喷射在了李诗灵的嘴里,李诗灵忍住了恶心的咸腥味,全部吞了下去。
--
  连射两次的林春山坐在凳子上休息,李诗灵用纸巾帮林春山清理着肉棒上的浊物,她总是先用嘴舔掉浊物再用纸巾清理。林春山对李诗灵说:「鼻涕,没想到还是我先干了你,我比那些小白脸幸运多了。」「都怪你,要了人家第一次,以后人家嫁不出去怎么办啊。」「以后我养你,你用奶子喂我,我用鸡巴喂你。」说着在李诗灵的乳头上狠狠地捏了一下,李诗灵禁不止又是一声呻吟。
-
-  清理完之后两个人都穿上了衣服,临别一吻各自回家去了。-
 
-  【完】